真好玩小说 > 都市小说 > 梨诺封以漠 > 章节目录 第1967章 龙少篇,关系僵冷

章节目录 第1967章 龙少篇,关系僵冷

推荐阅读:修行在万界星空替嫁娇妻:冷情凌少腹黑宠隋唐大猛士超级女神护花系统神魔之上开局选择一个亿龙抬头张龙狂龙张龙猛卒大神别闹

    第1967章 龙少篇,关系僵冷

    活像她真的为了攀龙附凤撒了谎、连儿子都不认了似的!

    慕容曦明明就是她同母异父的亲弟弟!

    母亲婚路的坎坷与自己情感的挫败与出身跟这个工作的性质脱不了干系,但慕容云裳从来不恨,也不相信。就如同母亲所说,婚姻不一定幸福,幸福并非一定要男人给!

    骨子里,她其实比母亲更拗。

    一度母亲也是不愿意她走她的老路的,但是她从来不掩饰自己是单亲家庭出身,母亲是夜总会出身的事儿,对外界所有人都质疑甚至不能接受、各种非议母亲高龄生了个小弟弟的事实,她却并不觉得如何。母亲给了她足够的爱,她也不觉得有个弟弟就会成为她幸福的拖累,虽然临终之时母亲一个劲儿地对她说抱歉,但她从未因此怨怼过母亲。

    母亲带她来到这个世界,对她倾尽了母爱,尽到了一个母亲的责任,她不能因为世俗言论对自己的影响就否定这一切,不能因为自己的将来就不顾母亲的人生。

    母亲是伟大的,路,是自己走的!

    慕容云裳的私心里比她表现出来的或许更为偏执,一度,她甚至有过更强烈的执念根植脑海——爱她就接受她,否则,等同不爱,她不强求,她也不要改变现状!

    所以,委屈着,她的脸颊也有些置气地微鼓!

    四目相对,半天两人都是气哼哼地,梗着情绪,慕容云裳突然也别扭了起来,回身直接拿起了手包:“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没有!你不舒服……我走就是了!”

    反正歉她也道了,她也没做过对不起他的事儿,两人也没有未来,想到这一点,慕容云裳心里有些滋滋的疼:

    没想到结束地这么快,还是因为这种理由!

    擦肩而过,龙驭逡却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咬得牙齿吱吱作响,挣扎着,慕容云裳咬着唇瓣就捶了过去。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却也都没有停止动作。

    明明妒忌、生气得杀人的心都有了,明明心里很不舒服,可还是舍不得松手!将她扯过,龙驭逡扣着她的小脑袋,狠狠地咬向了她的唇瓣,满腔的怒火化作吞噬的热吻,瞬间将她融化!

    事实证明,没有什么是一通剧烈运动解决不了的!满腹的情绪都化成了实际行动,龙驭逡在慕容云裳的身上找着内心的平衡,不得不说,简单粗暴的方式虽然不一定最好,却往往最有用。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卑劣,不管身份地位学识休养的境界爬到多高,骨子里的劣根性却根深蒂固的一样,如同此时此刻的龙驭逡,在意慕容云裳那些所谓“糜烂的过去”,却又不可自拔地迷恋着“表层的美”,矛盾的心思如同锋芒毕露的锤锥,扎刺着龙驭逡动荡不定的心,也伤害着一个倔强又傲娇的灵魂!

    ……

    那天之后,两人的关系突然像是降到了冰点之下,龙驭逡没有再去找过慕容云裳,慕容云裳亦然,连信息交流突然都噶然而止了。

    这天办公室里签了两个文件,龙驭逡又烦躁地不行,傅柏走入,就见他又摔又砸地笔都给扫到了地上,上前捡起,习惯性地转了下,他才给放进了一边的笔筒:

    “心情不好?”

    询问的话却是肯定的口气,坐下,傅柏还抬眸看了他一眼:从周年庆的酒会回来,就没见他心气顺过,偏偏还憋着不承认!

    “怎么是你?傅重呢?”

    拧了拧眉心,龙驭逡有些不太愿意搭理他:两兄弟相比而言,他更宁愿对着傅重,傅柏沉稳内敛,话不多,可这双眼睛像是能看透人心,所以,办公室的内务跟文件很多他都是全权交给他处理的!这个时候,他更宁愿对着话痨的傅重。

    “怎么还嫌弃我?几个超大额的保单升级,你不是让他去跟了?”

    “奥~”

    敲了敲脑门,龙驭逡这才想起那几个单子多数是跟明星、特别还是女明星有牵扯的:“有事?”

    “没事!几份文件需要你签字!”

    眼神斜了斜,龙驭逡目光的焦距还没从他身上离开:签几个字他用坐下?

    捞过文件看都没空,蹭蹭地,他就把名给签了,签完,他才发现里面还有一张周年庆酒会超支的报销申请单。

    视线一落,龙驭逡的心里又开始有些冒火,想起什么地,道:“对了,那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跟慕容真得有过那种关系吗?

    因为一直梗在这件事上,跟慕容云裳之间也起了隔阂,私心里竟然有些怕,龙驭逡提都不愿意提,倒是把这茬给忘记了:

    终归他也是躲不了的,除非慕容云裳跟他没关系了!

    可一想到这点,他心里就更不舒服了。

    浅浅一笑,傅柏低头,禁不住轻“咳”了声,就知道他早晚会问:

    “他叫卫林,就是一条拿钱办事的疯狗!网上有名的‘大嘴卫’,经常在网上撕人,靠爆料一些明星名人隐私博眼球赚钱!这个人,怎么说呢,说无赖吧都是夸奖他,就是神经病一个!属于见谁咬谁的那种!不过,这个人从来不会白咬,没有利益驱使应该是指不动他的腿!这个人胆大嚣张,偏偏越是如此很多人越不敢得罪他,因为被他咬上真跟疯狗一样甩都甩不掉!前几年,他跟一个明星叫阮阮的谈过恋爱,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分手了,两人撕逼了一阵,这个红极一时的女明星硬是被他撕地销声匿迹了,现在他时不时还揪着人出来打趣,说什么‘别人的梦中情人在他身下还不如一条狗’之类的,把那个女人踩得颜面全失……”

    顿了顿,傅柏才继续道:

    “可能他就是靠这一口吃饭的,嘴巴很严,愣是一口咬死了就是认识慕容小姐,可很多地方他其实又含糊其辞根本说不出来!我们审了一晚上,威逼利诱都上了,还是什么都没问出来,我查了下他最近的行踪跟记录,他收了一笔钱,也找人调查慕容小姐了,但我们没发现他见过什么特别的人。所以我怀疑他是拿钱给人办事,但给他打电话跟转账的那个微信号手机卡登记地是一个老太太的,每月十元固定话费的,手机卡还能用,目前已经关机了,应该是被人利用的!”

    “这么说真是有人针对她?”

    心情突然好了不少,龙驭逡也不知道自己开心个什么劲儿:这一次的是预谋,却不见得事实不存在。

    脸色瞬间变了几变,都不知道该是个什么颜色了。他还在纠结之间,一道清明的嗓音却传来:“也许是针对你的!”

    “呃?”

    猛不丁地,龙驭逡明显愣了下。

    “逡哥,我有个大胆的想法,那股力量会不会是想安插个女人到你身边?”这样的话,自然就不允许他的身边有固定或者心仪的对象,自然要极力先拆散或者破坏当前的平衡。

    如果这样的话,那慕容云裳曾经的遇袭跟酒会这出就都有了合理的解释了!

    “呵呵,送个女人给我?我像是色迷心窍的?”

    那些人脑子进水了吧?公是公,私是私,再说,女人,玩玩还行,算什么东西?龙驭逡明显的嗤之以鼻,刹那间,傅柏却很想重重重重点头了:

    像!

    真像!

    非常像!

    下一秒,像是印证他的认知似的,龙驭逡突然出声道:“这个世界够脏了,我不想再看到疯狗神经病,把他给我处理了!”

    “处理?”

    这次换傅柏震惊了:不至于这么点事就让人消失吧?

    “满口喷粪!既然不会说话,嘴巴留着也没什么用,就让他以后都不用说了!”他敢毁慕容的名声,他就毁了他的嘴!看他以后还敢不敢!

    在乎一个女人都在乎到这样了,还说不色迷心窍?

    挑了挑眉,傅柏道:“我知道了!我会找个光明正大的方法!”

    这次就当为民除害了吧!

    “至于其他的,不必浪费精神,守株待兔吧!”

    不管什么目的,送什么人来,他都照单全收!

    摆了摆手,龙驭逡下了逐客令,见他似乎很累,傅柏也没再说什么,点了点头,起身走了出去。

    ……

    跟龙驭逡的关系僵滞后,接连的几天,慕容云裳的心情也十分的低落,隐约间,她也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这段剪不断理还乱的情,也许就这样无疾而终了。

    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但这一次,慕容云裳却并不想哭。

    脑子里乱糟糟地塞了一堆事,恍恍惚惚地刚走进夜总会,一阵刺耳的尖叫声便传来,一个激灵,慕容云裳也瞬间回了过神:

    “啊!”

    “住手!不要打了!”

    抬眸,就见一边围了一群人,此时,蓝西西正在一边挥手、尖叫着,几个大步,她便也快速冲了过去,挤入,就见是韩叆跟一个男人正打的不可开交,霹雳啪啦地还撞到了不少桌椅:

    蔡老板?

    这不是给她供酒水的供货商吗?

    什么情况?

    “住手!不要打了!你们在干什么?”

    怒吼一声,上前冲进两人中间,慕容云裳硬是抱着韩叆将他推了开来:“够了!”

本文网址:http://www.znwan.com/xs/0/21/343800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znw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